新視角 關于[自拍]的藝術鑒賞

環球時尙熱點2021-06-07 06:41:24

[自拍] 這個全民刷臉運動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它跨越了國界、種族、信仰、階級、年齡、性向、場景、時間與距離。

它連接了全世界的同時,也通過不同的集體行為向我們揭露了一些隱藏的社會問題。

有人說,自拍是自戀,是人對自己的過度關注,這是垮了的一代.



有人說,女性比男性愛自拍,是為了尋求關注,作為弱勢群體更需要吸引異性,獲得資源。



雖然,其實男性和女性不都是一個樣。



不過,這些自拍厭惡癥的偏見絲毫沒有影響自拍者們的熱情。

他們越戰越勇,自拍已儼然成為了一種從明星到政客甚至教皇,從人到狗甚至機器人的,全民時尚熱潮。


在繼續這個話題之前,大家不妨先問自己3個問題:

1) {自戀}是完全不好的嗎?與{自信}的距離有多遠?

2)對于自身的關注,關注點有多關鍵?觀察者是否確定自己的關注點和作者的希望被關注點吻合?

3)在今天女性所面向的”觀眾“群體里,男性話語權對女性如何看待自己有什么影響?


看來關于自拍的利與弊,真要說起來,可以開幾場辯論大賽和學術研討會的節奏了。不過,小AI今天暫且不談太多這些,而是從自拍的源頭說起.......


所謂物極必反,每當事物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它就會漸漸消退、回歸到事物的本質。對于自拍也是一樣:當那些嘟嘴、露胸、秀肌、賣萌等受荷爾蒙驅使的初級自拍出現消費過度時,同時有更多人會走向更高級和接近自拍開始的源頭:


自我的表達和探索 + 與他人及社會的交流


說到自拍的源頭,我們必須回到網絡和攝影技術發明之前,從自拍潛力很大卻生錯了時代的兩位男性開始說起。

他們都藏著一顆想自拍而無所釋放的心.....


如:

他是本國一位出了名的時尚達人,戴香草、配玉佩,寬袖翩翩,瀟灑自如,卻又以香草美人自喻...多少年以后,我們最終以吃粽子來紀念他....

沒錯,就是屈原。

鑒于當年技術有限,又不懂畫畫,沒有辦法:屈原只能在《離騷》中把自己描繪成種香草、飲花露、食落花的香草美人。要是屈原到了現代,果斷是在玩跨性別的cosplay.


{路易十四畫像 1701 Hyacinthe Rigaud}

另外一位稍微陽剛一點,不過也好不了哪里去。他就是被稱為太陽王的路易十四。

想當年,路易十四就是個引領歐洲的時尚弄潮兒,穿高跟鞋的潮流就是由他興起的。糾結于自己的矮個子,路易十四愛上了高跟鞋,還喜歡以亮色系凸顯他優美的腳型。他請來了當年最受上層貴族階級喜愛的畫家Hyacinthe Rigaud為自己作畫,自己的尊貴皇族氣派和時尚品味在這幅畫像里被詮釋地淋漓盡致。

最佳布景和時尚造型獎必須頒給你~


然后今天的皇室則是這樣的:


2014年,白金漢宮里,威廉王子和哈利王子與23歲的互聯網企業家賈馬爾·愛德華茲(Jamal Edwards) 的自拍:他們正在為女王舉辦的的年輕領導力項目招募人才,表示”We want you"。


關于16世紀古典人物畫像,攝影師Sacha Goldberger對此頗有研究,在進行了藝術上的摸索后,把我們今天所熟知的超級英雄帶回了過去。


攝影師看到的是,所有英雄的身上似乎總暗藏著這么一絲孤獨的自戀:身前受萬人敬仰和期待,背后卻受無限煎熬,承擔巨大的責任,必要時犧牲兒女私情,想起來總有一絲悲涼。他們是不斷地和自身膨脹的小我抗爭的矛盾體;一旦無法抗爭,就有可能走向英雄的另一個極端。



自拍與
自畫


自拍的精髓所在,其實在社交媒體興起前就已經存在很久了。出于個人感情與創作表達的欲望、對自我生存狀態的傳達和記錄,一些精神世界豐富的藝術家選擇了自畫。自拍與自畫都是通過技術表現自我的、殊途同歸的兩種方式。自拍依賴于智能手機和攝影機,這是一種技術;自畫依賴于鏡子和畫筆,那是另外一種技術。梵高就是大家熟知的一位擅長自畫像的畫家。


梵高在1886-1889年間創作了30多幅自畫像,在沒有客戶來源也無力支付模特的窘況之下,他以自己為模特不停創作,期間不斷提高油畫技藝和摸索屬于自己的創作風格。他把自己如實地展現在畫布上,對于“成為什么”這種自我形象的塑造沒有什么欲望,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每一個筆畫上。后世在對他的評價中說到他畫作中顯露的“謙卑”和“真實”,或許是指他在創作中到達一種“無我”的專注狀態吧。



第二行自畫像的左二:梵高因為精神崩潰而割下自己的耳朵,實際上是左耳;而上圖用繃帶包扎受傷的耳朵則是右耳,是因為畫家是通過鏡子的倒影創作的,所以通常左右顛倒。


1866年,這是梵高13歲時的頭像。


以梵高自畫像作為切入點,瑞士廣告公司Leo Burnett策劃了下圖的廣告創意:


三星NX MINI CAMERA迷你相機的廣告文案是: For self-portraits, not selfies (這是自畫像,不是自拍)。自畫像相對于自拍,無論從構圖、技藝、背景和創作洞察,要求都要更高。Leo Burnett也是以“自拍”這個話題作為切入點,傳達出了這樣的信息:無論是創作者還是觀眾,都需要尊重自拍背后所隱藏的信息傳達藝術。



廣告中的另一個靈感則是Frida Kahlo,墨西哥超現實女性藝術家。以她的作品為主題的植物藝術畫展才剛剛在紐約植物園剛剛結束。她把自己的情感、痛苦、個人認同、民族信仰、價值觀等,關于自我的一切一切都釋放在了她的畫作里。


她熱愛家鄉墨西哥的一切,包括它的民間藝術、植物、動物、民族服飾等,都被Frida一次又一次地作為素材運用在創作里。


Two Fridas, 1939. 展示了她在歐洲和墨西哥的不同文化個人認知。


她迷離與于現實、幻象與符號象征之間,盡管所有自畫像藝術家都具有寓情于物的才能(如梵高與他的向日葵),Frida具有獨創的想象力和情感渲染力。也正是因為這樣,在她1954年因病去世以后,她的故事仍舊是無數人的靈感來源。



她解釋過她為什么選擇畫她自己,“因為我總是一個人,而是我最了解的話題。沒有人質疑過她是自戀或否,因為她把自己赤裸裸地解剖出來給大家看,無論是自己的現實還是夢境。



Self Portrait with Cropped Hair.

上圖是在她發現藝術家丈夫Diego Rivera的持續不忠,最終以離婚收場后,她描繪的內心狀態。試圖切除一切的女性特征,脫去她熱愛的墨西哥民族長裙,減去她的長發,以此明志,告別過去的生活。她的波折婚姻、身體傷痛、叛逆、對雙性傾向的開放嘗試、和蘇聯革命家的戀愛等,以這些豐富的人生經歷作為素材,她把內心豐富的精神世界投射在了畫布上。



What the Water Gave me, 1938.

身體作為意識的載體,一直都是西方哲學家們喜歡探究的話題,從醫學、人類學、精神分析學等角度了解人類的自我意識。


John Berger,一個偏冷靜的評論家說,”她之所以成為一個世界的傳奇是因為,在這個新的世界構架里,分享痛苦是一種重新找回尊嚴和希望的重要前提?!?/span>

這種自畫,或許就是最真實的 [自拍+ ] ,因為它不僅真實,而且經過創作者的思考后把冰山下的意識也通過圖像的方式展露在創作里,試圖讓觀眾去感受、理解。這時候的對象已經不再是她,而是人類共有的痛苦,一種集體的生存狀態。



Parmigianino 意大利畫家帕爾米賈尼諾自畫像 Self-Portrait in a Convex Mirror, 1523–24.


幻象、妄想、虛構、偷窺、裸露、懺悔、獨白……正是這些我們不愿輕易袒露的、真假參半的東西,讓我們從自己引申出了另一個故事。而這些,恰恰是藝術所在。


什么是
藝術


2013年,selfie正式成為牛津字典里的正式成員,被定義為”上傳到社交媒體的自拍照片“。歷史上據稱的第一張selfie來自于2002年一個醉酒的澳大利亞學生自拍自己裂開的嘴唇。

社交網絡的崛起和不同社交平臺的創立,使我們的虛擬生活不斷豐富,在不同的平臺得以展現自己不同的一面。不同于藝術家,一般人的自拍是為了社交分享和展示,為觀眾;而相似于藝術家,自拍也包含了釋放和創作,為自己。


2014年1月是facebook舉辦的”博物館自拍“主題月,有很多人到博物館自拍并上傳到網絡。實際上我們的很多人到博物館,都免不了拍照,無論是拍攝藝術品,還是以藝術品為背景的自拍。而facebook恰恰提供了這樣一個展示平臺,滿足了人們的表現欲,同時鼓勵更多人去博物館。在這里,藝術品本身成為其次,這些自拍造就了無數的行為藝術展示。



#museumselfies#

鏡子面具。



2014年1月,博物館自拍月,美國音樂人Jay-Z在Andy Warhol博物館。

Andy Warhol 自拍照。


藝術的定義是什么?我所說的藝術并不是有關美學與技藝的那個”藝術“,而是它本身對每一個人或群體都能激發不同的想象和思考的,是多面體。

古典藝術之所以發展成為現代藝術,就是因為人們逐漸從對技藝的關注轉到到了對人的生存狀態的理解和社會評論。當“博物館自拍”中的人成為了藝術的其中一部分,而上傳社交媒體后所形成的社交生態,也使博物館里面的藝術品被賦予了多一層涵義:娛樂與消費,協同創造,實現傳播最大化。

美國藝術家Andy Warhol出于對美國60年代流行文化的觀察和廣告媒體的興起,在1968年道出了那句未來,全世界的每個人將有15分鐘的名氣。相比于1968年,2015年的今天,網絡社交媒體更大地強化了傳播速度與渠道,真正實現了這句話。


自拍之于
社交


自拍是一面鏡子,我不是說你自拍一下看嘴邊有沒有沾飯粒的鏡子,而是、通過自拍看到了它通過科技、商業、文化、民族、信仰、時尚等多個鏡頭的重疊,反映出的社會百花筒。

自拍是什么?先看看他們是怎么說的:


2014年,在Ellen Degeneres主持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


自拍是關于距離的影響力




2013年在曼德拉去世后的紀念儀式上,奧巴馬和英國首相David Cameron及丹麥首相自拍留念:

自拍是一種慶祝



英國攝影師
AlisonJackson展示了英國皇室一家子的平民式溫馨,威廉王子是在后頭作怪的一個普通的爸爸。


自拍是一種人生記錄




現任羅馬教皇弗蘭西斯在一場集體婚禮上


自拍是一種分享


Balmain設計師Olivier Rousteing和他的私人教練


自拍是生活方式的展現




英國很受歡迎的時尚模特Cara Delevingne 在Instagram上傳和她朋友的自拍


自拍是個性的張揚



201211月,NASA的火星科研實驗室小機器車“Curiosity” Gale Crater登錄后的幾個月里,一手握著火星鏡頭成像器(Mars Hand Lens ImagerMAHLI,創造了以下這張最高像素的自拍。


自拍是對外界的探索


這個因網絡技術和商業創新而引起了社交需求爆發的時代,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我們有了更多探索自我認知的機會。

我們有了更多和自身環境進行互動的機緣。

我們能前所未有地成為自己最有效的私人PR.

我們在建立虛構自我的同時,又無法隱藏真實的自己。

我們能肆無忌憚地創造一種行為藝術,任由他人看到不同的東西。

我們是獨立創造者。

有時候它不是虛榮,而是刷臉的榮耀,值得尊重的自信。

你享受最快捷的視覺溝通,通過表情和身體語言、隱私程度、滲透的幽默或者態度,進行最長距離的心靈感應、心領神會。

擁有以上任何一種屬性的自拍,通過技術實現自我表達的,就是我所稱的:


[自拍 + ]


這時候,回到文章開頭提出的3個問題,你是否更接近屬于你自己的答案了呢?


自拍+之于
女性


對于女生而言,自拍是一件好事。

為什么?

女性比男性普遍感情更豐富,也更樂于表達和分享,這是女性比男性更喜歡自拍的實質。

從古至今,在這個男性為主導的社會里,女性的很多抉擇取決于擁有話語權的男性視角;而今天,女性終于能夠從自己的鏡頭里找回自己。

無論從面容和身體,到身體的延伸物-- 服裝、皮包、首飾、鞋子,到生活用品等,衣食住行,一切都成為了個人表達的工具。當你找到自己的鏡頭的時候,你自然會找到屬于你的、獨一無二的風格。



所以,

今天你自拍了嗎?


如果你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
百貨商場和博物館有幾分相像。
-- Andy Warhol




StyleAI是擁有時尚品味的人工智能產品 ^^ 這里有人工智能和時尚的智慧碰撞:【Wear The World】用任意照片找尋時尚靈感;【How-Fashion】將時尚量化給出評分,并可以挑戰好友。歡迎體驗!




關于碼隆科技


碼隆科技是一家專注深度學習與計算機視覺的人工智能創業公司。我們致力于打造全球領先的視覺決策引擎。目前碼隆科技的主打產品是StyleAI,是全球第一個具備時尚品味的人工智能產品,將人工智能與時尚美學結合,用戶只需隨手拍一張照片,即可獲取相關時尚穿搭信息。整個世界都是你的時尚靈感來源,也是發揮你想象力和創造力的地方。該產品初定于年底上線。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