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才說漲薪,奧林巴斯突然裁撤深圳工廠,中國員工抗議

2021-08-30 08:27:45
? ? ??
戳上面的藍字關注我們哦!


本文約:4300字 ?讀完需:3分鐘 ?作者:網絡


IM始紀,讓創新有道、創業無憂


去年10月底,成立于1917年的日本光學儀器制造商尼康宣布關閉該公司用于生產數碼相機的中國工廠,短短半年后,另一家日本專注于生產光學儀器的百年老店,成立于1919年的奧林巴斯,也宣布其曾經的亞太總部,奧林巴斯深圳廣場予以關停。


5月7日下午3點10分,深圳奧林巴斯最高負責人小松享通過廣播向全體員工宣布,奧林巴斯深圳工廠將于即日起正式停產停工。


雖然上周五(4日)就有相關消息傳出,但這對于1400多位奧林巴斯深圳工廠員工來說,還是太突然了。


“太意外了,我們前幾天才收到下半年的漲薪通知”,“沒有想到,過年前還告知我們,今年9月份會有新產品放在深圳公司來做”,“4月16日還在互聯網上發布招聘150人月薪在5001至8000元不等的文職員工”。


目前,深圳奧林巴斯工會已發布緊急倡議書,反對公司在未與公司工會平等協商確定且員工可以認同的補償方案的情況下停工停產。


此外,深圳奧林巴斯公司早在幾年前就開放了員工推出通道,可以按工作年限領對應月薪的“就業補助”離職,比如說工作5年可領5個月的“就業補助”,但僅限公司限定的部門,據《證券時報》介紹,目前留下來的很多都是沒有開放過“就業補助”部門的老員工,“50%以上是工作15年以上的老員工”。


圖片來源:證券時報


傳統相機的沒落時代


公開資料顯示,奧林巴斯(深圳)工業有限公司系日本奧林巴斯株式會社在深設立的全資子公司,成立于1991年12月,專業從事傳統相機、數碼相機及其它相關產品的開發、設計與制造。


成立近20年來,深圳奧林巴斯鼎盛時曾擁有員工超過15000人,不僅是奧林巴斯亞太區的總部,也是集團內最大的相機及零部件生產基地之一,當時還在深圳另外設立了分工廠。


但隨著傳統數碼相機的衰落,奧林巴斯近年來的發展也遭遇了諸多困難。


2011年,奧林巴斯公司發生了會計造假丑聞,財務報表重新修訂導致財務狀況十分糟糕。財務丑聞發生后,奧林巴斯中國公司曾對外表示,“事件并未波及中國,公司的發展一如既往地進行,業務一切正?!?。


《證券時報》稱,在深圳,奧林巴斯此前一度成為用工大戶,但近幾年基本沒有招工,普工月薪在4000元左右。


對于關廠原因,奧林巴斯官方稱這是“受世界范圍內相機市場縮小,中國社會經濟環境變化等宏觀經濟因素影響”,“公司經營前景嚴峻,集團內部不得不進行業務調整”。


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小松享在《告部分員工書》中寫道,2008年以來,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數碼相機市場規模逐漸萎縮,作為主力工廠的深圳工廠運轉率降至頂點時期的20%。作為新業務,也是創收支柱的外銷業務也伴隨技術革新步入了產品更新換代的時間,諸多機型在2017年終止了生產。此外,深圳工廠自投產至今已有24年,目前設備逐漸老化,外銷業務也無發展空間,所以作出停產停工的決定。


圖片來源:證券時報


圖片來源:證券時報


據《證券時報》介紹,目前深圳奧林巴斯主要有三大塊業務,分別是相機、車載和顯微鏡。據公司內部人士透露,相機業務將轉移至越南;車載業務不確定,有可能不做了;顯微鏡業務,高端的遷回日本,其余業務轉至奧林巴斯廣州公司。


雖然關停了深圳工廠,但深圳奧林巴斯目前盈利狀況尚可,從整個集團的角度來看,這主要歸功于強勁的醫療設備銷售。


據奧林巴斯財報數據顯示,目前全球超過7成的內窺鏡市場份額由奧林巴斯占據,2017年,與醫療相關的業務收入達到了奧利巴斯總營收的77%。


奧林巴斯胃鏡宣傳圖


另據《日本經濟新聞》此前報道,奧林巴斯可能將于近日對數碼相機制造工廠進行業務調整。此舉可能將削減普通消費級數碼相機產量,以便提升高端數碼相機以及無反可換鏡相機產能,從而整體上逐漸淡出普通消費級數碼相機產品線。


據研究機構數據顯示,目前在日本國內,佳能穩坐單反相機、固定鏡頭相機和鏡頭市場占有率的頭把交椅,而奧林巴斯則是無反相機之王。


不過,盡管奧林巴斯今后很可能會將相機業務的重心,全部轉移至具備很大市場潛能的無反可換鏡相機,但此前奧林巴斯企業發言人依然表示,“無反相機的繁榮敵不過數碼相機行業整體的衰落”。


深圳奧林巴斯廠區門口(圖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據日本相機影像機器工業會統計,2010年全球范圍內小型數碼相機發貨量尚能超過1億臺;而在2016年,發貨量已降低至1258萬臺。


無獨有偶,2017年10月30日,尼康中國發布公告稱將關閉生產數碼相機的中國工廠,理由是受智能手機普及的影響,小型數碼相機需求減少。


面對來自智能手機的巨大沖擊,另外一些相機企業也在積極尋求業務轉型。萊卡、蔡司、索尼等廠商已經與多家手機企業展開合作,將自己的專業光學技術呈現在手機鏡頭之中。


撤廠是受行賄疑云影響?


在報道此事時,日本共同社提到了此前奧林巴斯深圳工廠所牽涉的一起疑似行賄丑聞,但公司否認撤廠動作與此事相關。


共同社稱,奧林巴斯深圳工廠疑為解決與中國稅務部門的糾紛,在2014年向當地企業支付了費用,行賄疑云浮出水面。奧林巴斯經公司內部調查否認了此事,但質疑公司一系列應對的社內律師今年1月對公司提起訴訟。繼隱瞞巨額損失事件后,公司的合規問題尚未解決。


據《紐約時報》此前報道,據奧林巴斯內部文件顯示,2006年時,深圳海關的檢查人員發現該工廠的庫存記錄存在矛盾之處。


“深圳經濟特區里的外國企業可以進口免稅原材料,前提條件是把在特區組裝的產品出口到其他國家。這些產品不得在中國境內銷售,否則就會讓當地產品面臨不公平競爭……深圳海關的檢察人員發現,奧林巴斯進口到特區的原材料數量,與其運往國外的成品組件數量不匹配。出現這種差異,說明一家公司可能正在違反不得在中國境內銷售相關產品的規定?!?/span>


對于高達6.94億美元的巨大差額,該公司內部調查組將問題歸咎為工人把庫存數據錄入記錄軟件時犯下的“簡單的操作性錯誤”。


隨后,2013年,奧林巴斯雇用名義上為其食堂經營者的安遠公司為代辦人,通過安遠公司在政府中的運作,將這起糾纏了八年、本該要求奧林巴斯支付至少900萬美元的罰款并補繳拖欠關稅的案件莫名其妙地擺平了。


該內部文件還顯示,奧林巴斯員工此前曾試圖向中國官員行賄,而根據政府的原本處罰,奧林巴斯或將喪失在深圳享有的免稅貿易特權,如何真是這樣,便會拉高成本,讓原本就無利可圖的相機業務遭受沉重打擊。


據《紐約時報》稱,該事項引起了美國司法部門的關注,但沒有選擇立案;而對于《紐約時報》所引用的內部文件,奧林巴斯只承認對在華業務進行過內部調查,對媒體曝光的文件細節“不否認也不確認”。


此前,美國司法部指控奧林巴斯美國分公司,以安排赴日旅游等方式向美國醫生提供回扣,從而得到醫療器械訂單;2016年3月,奧林巴斯承認存在不當行為,并以6.23億美元了結了該起醫療器材案。


外企向南飛?


近幾年外企裁撤中國工廠的消息層出不窮。


除了奧林巴斯以外,最近的消息是,三星也于3月30日宣布將其位于深圳南山的工廠整體裁撤。有消息指出,本次遣散主要源于生產基地已經轉移至越南,業務生產隨之也轉移到越南。


對于外企將工廠搬離中國的選擇,有業內人士總結稱這反應出了兩方面的問題:產品自身競爭力的下降和中國成本的不斷上升。


以三星為例,在談及裁撤的原因時,工廠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2013年開始轉向通信基站設備的生產。但是經過差不多5年的耕耘,并沒有達成當時預期的目標。向后看,好像進入中國市場也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情,所以就決定取消了這個加工廠?!?/span>


另有內部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工廠只負責制造,研發及銷售由其他公司負責。事實上,工廠轉型之后的4到5年三星仍未在中國賣出一臺網絡通信設備。這幾年工廠均是承接韓國總部發來的訂單?!?/span>


上述相關負責人也認同了這個說法,“去年三星總部已預測到進入中國通信設備市場的難度較大。成本競爭上與華為、中興相比仍處劣勢。由于網絡基站市場的開拓是系統性工程,有很多綜合性因素,三星到目前為止仍未能打通中國市場。即便是5G市場來臨,從目前情況來看,對三星來說進中國市場的機會也比較小?!?/span>



但也有一些產品競爭力并沒有下降的企業,比如耐克和阿迪達斯等,也早已將主要的生產線搬遷至東南亞,但依然在加大在中國市場開店的力度。


而三星在裁撤中國工廠的同時,也加大了對東南亞生產線的布局。截至目前,三星在中國的用工人數不足3000人,而在東南亞地區的用工人數卻達到了14萬,比當年極盛時期的中國還多出4萬。除此之外,三星去年在越南砸下的100億美金的投資,更是占到了去年越南工業總產值的15%左右。


這反映出,中國以優惠的土地稅收政策與廉價勞動力吸引國際公司前來設廠的情形已經出現了很大變化。


外企遷出,對中國經濟會造成不小的影響,有數據顯示,在擁有2萬多外企的廣州,外企已占據全市工業總產值規模的62%以上,在上海,外資則貢獻了全市2/3的進出口總額與工業總產值;而在蘇州和廈門,外企占工業總產值也分別達到了67%和70%。


同時,這些外資工廠也給中國貢獻了大約3000萬的就業崗位,若再加上相關配套的內資企業,這個數據可能要再翻兩倍。


但退一步講,部分勞動密集型外企撤出中國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部副研究員劉向東此前曾表示,外資的在華流動其實經歷了一個適應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過程,有出有進。轉換的過程中,吸引外資總體額度稍有下降,但新增企業增多,說明許多企業仍把中國作為首要的投資目的地,并且意識到中國的變化,調整投資結構。


據劉向東介紹,因為部分要素成本上升,勞動密集型或出口導向型的外資企業的確有投資撤離的現象,但與中國發展需求實際貼合的企業,如先進服務業與高端制造業在中國面臨著很好的機遇。


根據我商務部發布此前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個月,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8848家,同比增長129.2%;實際使用外資139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0.5%。


其中,高技術制造業保持增長態勢。今年前兩個月,我國高技術產業實際吸收外資同比增長27.9%,占比達19.5%;高技術制造業實際使用外資145.3億元,同比增長89.7%;醫藥制造業、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醫療儀器設備及儀器儀表制造業同比分別增長129.6%、72.6%和321.8%;高技術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127.2億元。


而地方政府的做法也印證了上述學者的說法和商務部的數據。以深圳為例,近年來,深圳一直在號召"騰籠換鳥" ,即遷出低端的工廠,引進具備高科技研發能力的企業。還有學者認為,個別工廠遷出,很可能會成為深圳引進高端科研企業提供契機,同時也為加強自主創新創造了空間。



持續關注“IM始紀”
帶來更多創業思考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