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濟納系列散文紀實——《西征,西征》1-2 【作者:雨子】

金色大漠西部攝影2021-02-25 07:18:21

微信上最具特色的視覺自媒體,致力于中國西部攝影旅游,用影像藝術表達精彩的世界。


額濟納系列散文紀實——《西征,西征》1-2 【作者:雨子】


左到右:


張筱,毛樹林,趙金祥,王懷欽(老蓋),趙新 (2013-10-7,蘭州)



《西征,西征》


——2013秋雨子西征額濟納系列散文


開篇:一路向西


久久渴盼的額濟納之行終于成行。


為了能與闊別已久的詩歌界摯友們在蘭州見面,決定退掉6號車票,提前一天出發。


10月5日,暫別了,青島!


列車帶著島城秋色,帶著海鮮味一如既往地西行,身后是站臺一貫有的大雜燴,形形色色,色色相惜,處處擁擠。列車向西疾駛,隨之心靈與夢里已久的相望也越來越近。


2號廂是列車員宿營車廂,相對干凈舒適,能進來的自然是有相當的關系,大家安靜地等待辦理補票手續,來自八方的人們暫時組成了一個家,互相之間有序和睦地共度著每一分每一秒。


來自青海的一位電業行的步瓊女士,成為我此次西行第一位旅伴,她就在對面鋪位,50左右,健談,開朗,大氣,美麗和善,從著裝和隨身行李上,一看就知道她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有一份比較豐盈的收入。從后來緩如細流的交流中,知道她故鄉是四川,在青海西寧電業工作,來青島看母親和妹妹。


隨著談話的深入,很高興得知她也喜歡攝影,喜歡捕捉上蒼恩賜予人間的一切美好事物。步瓊女士的話語與她的人一樣明快,不一會她拿出很時尚的手機給我翻看她在青海各地拍的風光片,一邊詳細介紹著青海各個風景區,她說我去青海就和她聯系。


短暫的接觸,似乎已是相識很久的朋友,我一邊欣賞那些色彩明快的照片,一邊聽她詳盡地講解,仿佛自己已身臨其境,已經隨她走進青海的許多景點。共同的愛好,接近的主題,會把兩顆心在瞬間拉近。我們談得來,都屬于對人毫無設防的那種頭腦簡單的女人,最后我們互換了名片。


社會上萬姿千景變得陌生了,我們熱愛著自己的時代,卻對它有著一種可怕的距離感,能輕松地活著,是現代人共同的渴望,可以堪稱一件很奢侈的事了,而能與人毫無防設地暢懷交流,更是難得。


也許我們真的老了,對很多事物的記憶在提起的時候卻已經忘記,外出遠行,在短暫的旅途時間里,能遇到談得來的旅伴的確是一種放松與享受,是一種幸運,沒有任何旁枝分叉的牽扯,沒有可怕的利益摻和,能夠舒心交流的更是鳳毛麟角,而像步瓊這樣的旅伴,我會把她存放在記憶里。


也許,因為都是關系戶,所以很自覺,車廂顯得格外安靜,都輕聲地說話輕聲地行走,隨著情況變化,到了濰坊,步瓊隨著她的行李挪到更里面幾個鋪位,對面的鋪位立即被一對年輕的情侶擁有,談話中得知他們是寶雞文理學院的大學生,國慶長假回濰坊看望了父母,他們親昵的程度,足已告訴我兩人相愛很深。

姑娘很美,二十剛出頭,如果嚴格挑剔的話,除了個子不入電影學院考官眼睛外,再挑不出毛病,小伙子帥氣干練,渾身散發著年輕人的朝氣,胳膊上刺有青花,猜想是個愛打架的主兒,呵呵,果然不出我猜測,后來他告訴我是這樣滴。


愛本身是毫無商量的,他們是濰坊同城人,又是同一座大學,他們熱戀得無拘無束。


夜色漸漸降臨,列車飛奔,一路朝西,車內外溫度也漸漸下降,我直接鉆進了被子,裹得嚴嚴地坐靠著。


小伙本是我頭上中鋪,但偏偏要和女孩擠在一張窄小的車鋪上睡覺,小伙子強悍的外表,時時有重拳出擊的可能,可他在心愛的姑娘面前,溫順地真像一只綿羊,哦,是王洛賓歌中的那只綿羊。他們大大方方向人們展示著愛,令旁人羨慕,此時此刻,他們是幸福的。哈,有些不好意思看他們了,盡管與我近在咫尺。


車子滿載著10月的秋意向西呼嘯而行,隨著列車有序的節奏,心慢慢沉靜下來,借著微弱的入夜燈光,臨睡前再看一眼兩個緊緊擁抱在一起的情侶,還真擔心小伙會掉下來。


秋夜在深入,車子繼續朝西開去,停停啟啟,也不知到了哪個站,思緒也隨著列車的停與啟而跌跌蕩蕩,起起伏伏……,安靜的車廂里,突然傳來對面鋪位情侶的輕聲笑語,是夢話?還是醒著?突然想起自己年輕時候的初戀,那時候的人沒法與現代人比,那時候人活得很拘謹,活得很小心,熱戀中的人都不敢正眼看一下對方的眼睛,哈,還不要說當眾擁抱熱吻。


信息快捷的時代,飛旋五光十色,把對前景的策劃穿成一串糖葫蘆,承接這串糖葫蘆的正是一個時代最鮮活的力量,步入快節奏時代的年輕人啊,這個時代是屬于你們的。每每聽到他們細聲柔語,由衷地祝福他們永遠幸福,就如此刻。


對面中鋪36歲的男子是青海一位鐵路機車檢修工,他說自己在進藏前最后一站叫格爾木的車站工作,山東人,這次回山東探視父母,要到西寧下車再換車。男子說20年前青海鐵路段來找山東農村招聘機車檢修工,因為家鄉貧窮,父母第一個贊同他應聘。再以后16歲的他開始一人踏上漫漫人生路程,他孤單遠行,從此在青海一扎就是20年,如今在格爾木已經結婚生子。


他黝黑的面龐,告訴我高原紫外線的強烈,如果不是聽他親口說出年齡,還以為他最少有40歲。


36歲男子的語速很慢,聲音很低,顯出一臉滄桑疲憊,與同在青海工作20年的步瓊無法相比,更不能與寶雞文理學院的一對大學生相比,步瓊和兩個年輕人各自有他們的優越點,有屬于自己的快樂庭院,而我從這位36歲男子的臉上卻看不到這點,我只看到了他的艱辛歷程以及枯燥單節奏的生活。他說,一看你就是搞藝術的,好氣質又文靜,我喜歡和你說話,我認真地對他說了聲:謝謝你。

記得一天多了,他一直靜靜坐在走廊的窗前一言不發,默默看著車窗外飛速后退的風景,也很少吃喝,與一對鮮活靚麗的情侶形成強烈對比。高原鐵道單調枯燥的工作生存環境,使他磨煉成了甘守寂寞。在寶雞過后,兩個蜜糖似的戀人下車后,他才慢慢坐到我的對面,慢慢和我攀談,也許他有一肚子話,不知道對誰去說,不知從何說起,年復一年,他只有以青藏高原為伴,把所有的話語托給高原風,帶到山東老家……


沉默了一天一夜的男子終于打開了話題,他用緩慢的語速告訴我家鄉人和父母曾以他端上了鐵路飯碗而為榮耀,可現在首先后悔的是父母。格爾木環境惡劣艱苦,蔬菜也很少,收入并不多,和山東老家親戚們的收入基本無高低,孩子7歲了,他很擔憂孩子的將來,因為那里的教育遠遠不如內地……說著說著,身為人父的他眉頭皺緊了,語速越來越慢,語調越來越低,我猜得出,他是一個有負重感的男人,起碼是一位有責任心的父親。


車速加快了,逐漸把之前晚點二十分的時間搶回來,對面36歲男子不再說話,只是偶而抬起頭來看我一眼,露出似乎很勉強的微笑。環境會改變一個人,生活的重擔會壓垮七尺漢子。蘭州整點到達,我向他告別,他站起來,主動幫我拿下了架子上的箱包,此刻,透過窗子我看到懷欽已經在站臺出現了,哇,這家伙,還挺守信!一高興,三步并作兩步直往車門口沖,竟然忘記了再次向他道別。

二、蘭州相聚,哭笑成一首柔情的詩


懷欽的出現似乎讓我忘記了兩天一夜與我曾經相伴的同車伙伴。


一陣瘋似地高興過后,跟隨懷欽走出車站。在停車場,我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啊,曉華,是她啊,懷欽怎么沒說呢,當然首先是沖上前擁抱……


發覺曉華行動很不便,彎著腰,顯出痛苦狀,立即相問,才知她今天剛剛做了手術,是腰間盤突出。剛剛做了手術還來接站!我感動滴不知說什么好了,真想好好抱抱她,又怕碰上創口。朦朧夜色下,我再一次仔仔細細看了曉華……


曉華是一個非常耐看,長相甜美的女子,甜甜的笑眼,甜甜的笑意,甜甜的語調,也許會保養,四十多了皮膚還是很光滑,笑容依舊甜甜的,還是那么受看,總算給了我一點闊別20年之久,而未能見面的一絲心理補償。


西北深秋之夜,氣溫逐漸下降,突然感到有一絲涼意穿透衣層。


與曉華面對面的那一刻就想哭,久違的往事一起涌現,把這座山城之夜塞得豐滿起來。和曉華整整20年沒見了,想念與掛牽從未中斷,說來有緣分,我女兒濱濱長相很像曉華,曉樺一直說濱濱是她生的,果然,懷欽夫婦對濱濱疼愛有加,視為己出,女兒至今常常念叨呢。

張筱,金祥陸續在酒店到位,呵呵,見面了,重逢了,沒個不開心的,沒個不笑意滿臉的!歡笑中,激情享受著闊別20年之后的重逢喜悅,一通開心過后,說好了,第二天上午容我睡懶覺,中午大家繼續聚餐。


晚餐后,張筱把我送到賓館8樓,然后我又送他下樓到馬路上,他又回送我到電梯口看著我上樓,呵呵,還有完嗎?


感謝上蒼憫人!第二天,懷欽電話說毛樹林也在蘭州!天意??!樹林本來從北京開會回蘭州下機后立即返回隴南的,他卻有一搭無一搭地,鬼使神差地給懷欽打了個電話,一個電話,成就皆大歡喜!樹林也到了,我那個高興就甭提了!還是12年前,樹林懷欽在北京出差,兩人專程跑到天津來看望雨子,一轉身就是12年!12年沒見了樹林了,你還好嗎?懷欽電話里讓我到什么魚莊找他們,我興奮地暈頭轉向,任憑司機拉著我在蘭州城里打轉轉,呵呵。


樹林,懷欽,張筱,金祥,泥鰍的干爹從事攝影的趙新都到位了,曉華拖著病體也來了,還有樹林的公子也來了,一個年輕帥氣,在蘭州讀書的大學生,可愛的毛毛。


看到樹林了,擁抱!緊緊地!無論樹林現在升職到甘肅省作協副主席,兼隴南市文聯主席的高位,我還是親切地叫他阿毛弟。


一頓瘋狂地開心過后,突然感到心里酸酸地,我為什么要回天津?為什么?我本舍不得他們,舍不得養育了我20年的隴南,他們還在隴南,而偏偏我一人孤單單在天津,這是為什???后悔回到天津的想法再次撞擊心靈疼痛的部位。


在座的個個都是知名詩人,作家,編輯,可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沒有地位沒有名譽,沒有職位高低,甚至沒有性別與年齡,只有久藏于內心的真情,只有闊別了20年相逢快樂之后的酸楚。


我深深地懷念隴南,深深地愛著他們,我哭了,哭得很傷心,20年的憋屈20年的懷念,20年的后悔,20年難以理清的思緒如洪水開閘奔涌傾瀉……


午餐,是靠近黃河一家魚莊進行的,午餐,在哭哭笑笑中完成,在西北重鎮黃河邊,哭與笑化為了秋天一首柔情的詩。


黃河,是華夏文明發生源地,在我心中有著神圣的地位,是遠者必親近之地。


再次感謝上蒼!常年遭受嚴重污染的蘭州城,那天額外晴朗,懷欽,樹林,金祥,張筱,趙新,雨子六人乘黃河秋風飛臨到南岸,黃河水黃河水,黃泥湯一樣的水啊,見證了一行人的暢懷歡笑甚至瘋癲。


無法用文字形容闊別20年之后的再次重逢,無法用語言描述長久別離突然近在咫尺的驚喜,剎那之間似乎又回到了20年前,在那座風起云涌的隴南大山腹地里,一幫癡子為靈魂的渴望為生命的再現,大家在極其清貧的環境里傾心創作,共同為隴南詩歌的崛起與振興拼過命,在隴南詩歌的發展軌跡里,留下一道不可或缺的深深的轍痕。

在已遠的年代里,一幫人經常攪著同一口鍋里的酸菜面,大盤子洋芋片片,再加一盤子咸菜,三五下就光光,一年四季,雨子青藤纏繞的小院洋溢著暖暖詩情,哈,多么令人夢回幾百次的日子??!回想在一起度過的清貧又激情的時光倍感溫馨。


只有在純粹的生命階段里才能創造出純粹的詩歌,今天立在黃河南岸上的這一行人,都成為了榜上有名的詩人,作家,編輯,導演……二十年了,雨枯蒼梧,當年激情如焰的青年詩人如今白發漸漸爬上兩鬢,但詩心依舊年輕,因為神圣的詩歌還在。


只有在無所設防的摯友面前,才可以盡情瘋癲盡情哭笑,可以酷酷地擺姿勢,可以傻傻地對視,可以不顧一切地緊緊摟抱,可以狠狠地揍一拳,可以大撒把搓一頓,哈,這就是真感情,是在極其清貧歲月里用最純粹的時光換來的,它比水還要干凈千倍萬倍。


在我們瘋笑瘋玩的時刻,張筱不見了,原來他悄悄走開了,抱回來一大兜兒飲料礦泉水,張筱是這樣的人,不聲不響在為朋友做著事情。


瘋玩瘋開心過后,樹林立即要趕回隴南,金祥要趕回省委衙門上班,懷欽要去送趙新,陪伴雨子游覽黃河的任務自然落到張筱頭上,其實張筱也要上班,只有做犧牲了,誰叫張筱老實巴交呢,哈。

性格安靜的張筱,沿著黃河陪我走過一段又一段,他款款介紹黃河兩岸的變遷,介紹一些重要景點,和張曉在一起,心自然會安靜。


心里寫詩的人是真詩人,一路上我們沒有提及任何有關詩歌的話題,我們只說黃河只說風光與植物。幾年了一直在讀張筱的文字,他的文字和他的人一樣凝練而安靜,具有內在的張力空間。很敬佩張筱的勤奮,他幾乎每天在寫,以散文詩體裁抒發人生感悟,出版了四部詩集,張筱又是一個相機不離身的行吟歌者,走到哪里拍到哪里寫到哪里。


張筱細高挑兒玉樹臨風,溫文爾雅瀟灑倜儻,頗有才子風度,一路上有許多風景可以用來陪襯張筱,可以為他多拍幾張照片,雨子卻偏偏選中他席地而坐隨性的那一刻,喜歡那張照片里張筱的笑,那是放松之后的笑容,是寧靜的純粹的。


剛才我從黃河系列照片看到了時間,才清楚和張筱一起渡過了將近3小時,行走六華里,不知不覺人生中三個小時,將永遠停留在記憶里。


和張筱沿著古老的黃河逆流而上,走在張筱細長背影里,不止一次地曾想,人生何不是如此,每時每刻都在逆流而上?天氣晴好,我們款款走著,慢慢談著,時不時拍幾張,與詩人張筱度過了一個輕松愉快的下午。


張筱陪雨子一定很辛苦,但他應該也是幸福的,富有的,因為此時此刻在我身邊的人,就是整個隴南詩人的代表,是整個隴南的代表,就在那一刻,雨子把對隴南的思念與牽掛集中在張筱一人身上了,有些感覺隨著河風忽遠忽近,或許張筱并不能完全體會到。

等張筱把我送到賓館門口,天色已暗下來了,看著張筱漸漸消失在暮色人流里的背影,遠遠在他身后不由脫口而出:張筱,謝謝你!即使張筱已經聽不到了。


再見,親愛的隴南詩友們!再見,我朝思暮想的甘肅大地!雨子明天即將登上西去征途,在戈壁大漠里鑄煉靈魂。


2013年10月7日,西風烈,大雁南歸,誰在暢懷痛飲黃河水,誰的長歌深情八千里?。?!


(待續)


2013-10-20. 20:30 青島北部


《西征,西征》2013秋雨子西征額濟納系列散文計劃寫八個章節,以上為脫稿兩個章節,我會寫下去,期待您的繼續支持,謝謝。
























圖片拍攝時間:2013-10-7 蘭州

拍攝者:金祥,張筱,趙新,雨子

《西征,西征》2013秋雨子西征額濟納系列散文計劃寫八個章節,現已脫稿兩個章節,我會寫下去,期待您的繼續支持,謝
謝。
雨子基本信息:
性 別: 女
生 日: 12月15日 射手座
婚 姻: 家有兒女
職 業: 文化/娛樂/體育
現居地: 山東 青島
家 鄉: 浙江 紹興
個人簡介:

雨子秉性坦直,以真誠待人,愛我所愛
見不得歪門邪道,鄙視裝神弄鬼匿名罵人的垃圾文人,不依仗任何勢力,以作品說話,以人品立足。

行頭:尼康D700,D300,奧林巴斯C5060,尼康1J1

鏡頭:70-200,24-70,24-120,18-35


本期責任編輯:黃 彬 王 靜

攝影佳作投稿郵箱:2050196132@qq.com

公司官網:www.17u88.com

攝影旅游線路定制熱線:0931-8440808

中國西部攝影官方超級QQ群:17510686


如果覺得文章不錯,請分享給身邊的人

友情鏈接